在民國22年建造的老屋裡工作,是什麼樣子呢?

【在民國22年建造的房子工作,是什麼樣子呢?】 
如果想要開一間店,你會想要開在什麼樣的地方呢?
它會有什麼樣的外觀,或是心目中必需要出現的一角嗎?

開店是意料之外的決定
硬是要說,在我心目中並沒有一個明確店家的樣子,
但這也許是因為在開始絮飾之前,
我的人生裡從來沒有想過開店這件事。再加上正值電商蓬勃發展時期,
所以「開實體店」的想法一直被排除在計劃之外。
但也因此當我們決定要在台南開工作室時,一切都都顯得格外驚喜,
同時每一步都像是一場未知的探險。

故事,總得有個展開的地方
想找一個地方,跟絮飾是以「敘事」為源頭的理念有關。
如果想要好好說一個故事,有一個空間了話就更能夠完整的訴說,
而如果能夠面對面,也許就可以回到故事最源頭的口述傳統,
將那些美好的、神奇的、有趣的,以最直接的方式傳達給每個能夠見面的人。
所以,我們決定找一個空間來

哪裡,才是適合的地方呢?
對於古老傳說的著迷,延續到對於老屋的著迷。所以與其說是事先想好要找老屋,不如說總是容易被老建築吸引。
幾次機緣之下也曾經造訪台南幾處很令人心動的小巷弄,遇到了幾個厲害的老屋,但也因為各種考量而作罷。
但,當我們來到這個位在中西區忠義路一段上的老屋時,
它那種穿過時間仍舊盎然的氣息,
給了我們一見鍾情的感覺。

「舊物之所以迷人並不是因為那些生鏽的痕跡,而是儘管老舊卻仍被細心擦拭的樣子。」有一回與爸爸在一間專賣老物件的店家裡逛時,他這麼告訴我們。

仔細思考便會發現,對於古老物件的喜歡應該不是在於「舊」本身,
而應是感嘆一個物件如何能夠跨越時間的洪流卻依然堅定而美好的存在。
所以當我們看到這間被照顧得很好的老屋時,
馬上感受到它仍舊有著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從老屋身上學習恬靜的日常 
寧靜、優雅的氛圍是我對這個空間的第一個印象,
它有著西式洋房的庭院構造和圓柱,
但同時也有屬於1930年代興盛的傳統日式風格屋脊,
彷彿記錄著過去對於文化交融的想像,以及持續尋找自身樣貌的嘗試。
如今經過進駐店家們的心思,又添加了一筆屬於這個時代的色彩。

那天在午後陽光底下,我跑到了店門外的庭院,
細細的看著老屋的肌理:
垂在屋頂左右兩側的鬼瓦已隨時間而模糊,但隱約可以猜測大概是優雅的雲狀。
而佇立在屋脊尾巴,是傳統日式建築裡會看到的魚尾設計。
大門前的綠色磚圓柱仍閃閃發亮,
而保護著屋子體的一層一層的淋雨板仍舊牢牢的堅守著崗位,

這時候才明白,在四周層層疊疊新起建築之間,
這間已經走過87年的美麗屋子,正以從容而不急躁的方式,與世界相處著。

透著大面的窗,看著陽光變化覺得特別舒適。 現在這間老屋除了絮飾以外,還有名為「我屋」的義法餐廳、以及美麗的「手足美甲」工作室,一同在這個空間裡寫下屬於屋子的下個篇章。


一旁像是守護著屋子的大樹,在微風輕吹的午後微微搖,
而在老屋裡的我們,開始明白歲月靜好,
並在恬靜之中,聽見屬於創作的生命力。




上一頁